移动版

“风电第一股”濒临退市 华锐风电跌落神坛

发布时间:2020-04-21 14:58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曾经的“风电第一股”,如今却行至濒临退市的边缘。

2020年3月16日~4月13日,华锐风电(或称“ST锐电”,601558.SH)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根据有关规定,该公司股票已于2020年4月14日开始停牌,上海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上交所”)将在停牌起始日后的15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终止华锐风电股票上市的决定。

某电新行业分析师王冠(化名)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华锐风电的退市风险更多的是受企业经营情况的影响,由于它自身情况比较差,加上之前的股本确实也比较多,业绩难以支撑市值的话,其股价自然会跌至1元以下,变成仙股。”

“退市”非偶然

王冠向记者分析,“在风机业务上,华锐风电已经基本丧失了原来的优势。现在金风科技、远景能源、上海电气这几家企业的市场占有率很高,市场恐怕已经不需要它(华锐风电)了。”

4月14日,华锐风电发布公告称,其已无法在20个交易日内将公司股价拉升至1元以上,公司股票已触及终止上市条件。同日,华锐风电股票停牌。

若华锐风电最终退市,它将成为2020年首只、A股第八只面值退市股。这只曾经的风电明星股,或将走完其9年的坎坷上市路。

对于退市风险等问题,截至发稿,华锐风电方面未向记者作出回复。

不过,王冠告诉记者,面值退市股增多最核心的原因在于监管层不希望公司通过高送转,疯狂扩大股本的方式来炒作市场情绪。“但华锐风电的情况并不触及到资本市场的趋势问题。”王冠认为,华锐风电的情况更多的是受企业经营情况的影响。

根据华锐风电历年财报数据,2012~2018年这7年中,华锐风电有4年业绩巨亏,累计亏损金额已超百亿元。

而即使是在盈利年份,华锐风电的经营状况仍不容乐观。

2014年、2017年及2018年,华锐风电实现盈利,其净利润分别为8073.28万元、1.15亿元及1.85亿元。但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其净利润再次出现亏损,其中,2014年亏损9.05亿元,2017年亏损7.24亿元,2018年继续亏损4.71亿元。这就意味着,本该支撑华锐风电业绩增长的主营业务疲软,企业持续经营能力堪忧。

目前,华锐风电的主营业务主要包括风机销售、风电场开发及运维服务。根据该公司2018年年报数据,其风机业务毛利率为11.88%,而同一时期,金风科技(002202.SZ)与明阳智能(601615.SH)在风机板块的毛利率分别达到18.88%、20.92%。

在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统计的2018年风电产业地图中,华锐风电以累计装机1652万千瓦的成绩占据着该榜单的第四位。但从新增装机来看,华锐风电这个曾经的龙头老大已经快被挤出榜单,以装机5万千瓦的成绩排名22位,市场占有率甚至不足1%。

王冠向记者分析,“在风机业务上,华锐风电已经基本丧失了原来的优势。现在金风科技、远景能源、上海电气(601727.SH)这几家企业的市场占有率很高,市场恐怕已经不需要它(华锐风电)了。”

出道即巅峰

2010年,华锐风电的发展行至顶峰。当年,其不仅实现28.56亿元的净利润,市场地位更是攀升到中国第一、世界第二。

如今,华锐风电的退市几乎已成定局,但令人唏嘘的是,其也曾风头无两。

2006年2月,华锐风电正式成立,成为中国第一家开发、设计、制造和销售大型风电机组的高新技术企业。

彼时,国产兆瓦级风电配套产业链还处于空白状态,时任华锐风电董事长的韩俊良便靠着引进国际先进技术开始了1.5MW风电机组的国产化。此后,随着风电政策的逐渐明朗,占得先机的韩俊良带着华锐风电顺利找到“风口”,开始一路乘风而上。

其招股说明书显示,2007~2009年,华锐风电的经营业绩屡创新高。仅仅三年,公司营业收入便从24.99亿元猛增至137.30亿元,复合增速高达234.4%;净利润也由1.27亿元飙升至18.93亿元。

同时,根据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的统计数据,2007~2009年,华锐风电国内新增装机容量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20.57%、22.45%、25.32%,连续两年占据中国风电行业第一宝座。

2010年,华锐风电的发展行至顶峰。当年,其不仅实现28.56亿元的净利润,市场地位更是攀升到中国第一、世界第二。在这样的盛况下,华锐风电开始谋求上市,成为资本市场冉冉升起的明星。

华锐风电之所以成为当时万众瞩目的“明星股”,除了新能源风口加行业龙头的双重光环外,尉文渊和阚治东两位股东在资本市场的号召力也功不可没。前者是上交所的首任总经理,被称为“中国股市第一人”,后者则是中国最大的证券公司之一申银证券的创始人。

在资本和技术的加持下,华锐风电以90元/股的发行价登陆A股,成功募资94.6亿元,超募58.7亿元,创下当时主板发行价历史纪录,当日市值更是接近千亿元。

但令人唏嘘的是,华锐风电的传奇在这样的高光时刻戛然而止,此后公司形势急转直下,股价和业绩齐齐变脸。

2011年1月13日,华锐风电挂牌首日即破发,股价暴跌9.59%,公司开始偏离正向发展轨道。

这一年,风电市场经历快速发展之后开始出现产能过剩,再加上几次大规模的风机脱网,“弃风限电”时代开启,行业进入低潮期。在这样的背景下,华锐风电业绩在上市首年急速缩水,营收降至104.36亿元,同比下滑48.66%,净利降至7.76亿元,同比下滑72.84%。

值得一提的是,这已是华锐风电粉饰过后的业绩。2013年,中国证监会公开对华锐风电进行行政处罚,原因在于其在2011年虚增营收24亿元、虚增利润2.78亿元。

自此以后,华锐风电的业绩下滑越发不可收拾。2012年、2013年接连巨亏5.83亿元、34.46亿元;2015年、2016年再亏44.5亿元、31亿元。连续的亏损让公司股票两次“披星戴帽”,华锐风电无奈走上“保壳”之路。

花式保壳路

截至4月13日,华锐风电股价最终收于0.65元/股,总市值已跌至39.20亿元,市值缩水超9成。

通过债转股引入东方富海和汇能集团及转让股权增厚收益的方式,华锐风电短暂地度过了前两次危机,但由业绩滑坡导致的股价跳水,最终使这只“明星股”在资本市场黯然无光。

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在行业下行期,华锐风电激进的发展策略曾给公司带来不小的负担,但除此以外,其经营的恶化还与公司某神秘资本的撤资密切相关。

2020年3月16日,业绩不足以支撑股价的华锐风电跌穿1元线,“保壳”战役再次打响。3月20日,该公司发布股份增持计划,华锐风电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回购股份1744万股,其高管更是带头增持。但受回购规模及2018年“回购疑云”的影响,这一动作并没有激起多大“水花”,公司股价继续下探。

实际上,在第三次退市危机中,华锐风电增持股份的计划曾发挥关键作用。2018年10月,华锐风电股价连续11天股价低于面值,在紧要关头,公司公布回购股份议案,拟以不超过1.2元/股的价格回购股份,回购资金总额不低于5000万元,不高于2亿元。

方案披露后,华锐风电股价开始拉升。10月30日,华锐风电股价回升至1.03元。

但事实上,直至该项股份回购计划届满,华锐风电都未完成计划。根据其披露的《关于回购公司股份的结果公告》,截至2019年4月底,公司累计回购股份100万股,回购资金为118万元,仅占回购计划金额下限的2.36%。

对此,上交所公开谴责华锐风电,称其贸然推出回购规模、回购资金与公司的实际财务状况明显不相匹配的回购计划,与披露的回购计划存在巨大差异,与投资者形成的合理预期严重不符。

鉴于股份回购“失效”,华锐风电紧接着在2020年3月31日公布了另一项计划:公司股东大连重工、天华中泰、萍乡富海签署协议,拟将其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所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中俄丝路和中俄发展行使。届时,受托方(中俄丝路、中俄发展)将持有华锐风电22.69%表决权,成为控股股东,华锐风电实际控制人变更为王峰。

此项公告发布后,市场反应迅速,之后3天,华锐风电连收3个涨停板。按此趋势,华锐风电有机会在20个交易日内将其股价拉回1元“生死线”。

然而,天不遂人愿。4月3日,中国证监会北京监管局认为受托方存在违规行为拟责令中俄丝路和中俄发展暂停收购,在改正前不得对实际支配的股份行使表决权。

截至4月13日,华锐风电股价最终收于0.65元/股,总市值已跌至39.20亿元,市值缩水超9成。

这家一度创下上交所发行价最高纪录的风电企业曾拥有近千亿市值。然而,在接连经历业绩暴跌、财务造假、诉讼缠身之后,这只昔日的“风电第一股”,很可能会沦为2020年面值退市第一股。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