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今年面值退市第一单 会是这家公司吗?

发布时间:2020-04-01 09:18    来源媒体:中证网

原标题:今年面值退市第一单,会是这家公司吗?

K图 601558_0

市场优胜劣汰的机制运作下,又一只价值殆尽的股票游走在“面值退市”的边缘。

3月31日,就在ST锐电以一字跌停走过其股价低于面值的第12个交易日之后,公司晚间突然发布表决权委托暨控制权变更公告进行“自救”,三大股东将表决权委托给两家总资产不足4000万元的基金公司,公司控制权也由此变更。

这手“自救”能否力挽狂澜?ST锐电究竟是如何一步步走到濒临退市的边缘的?公司会成为2020年首家触发面值退市的公司?

“接盘侠”资产不足4000万元

风电及新能源产业风口似乎已无法让华锐风电再现昔日的风光,在理性交易和市场选择之下,ST锐电3月31日以一字跌停板度过了其股价低于面值的第12个交易日,距离触发面值退市又近了一步。

在此紧急时刻,ST锐电祭出一招“易主”进行自救。

3月31日晚间,公司公告称,三大股东将表决权委托给成立时间不足两年、总资产合计仅3746万元的投资公司中俄丝路和中俄发展,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王峰。后续若公司退市,则协议自动解除。

在长期跟踪公司的投资者看来,该事项明显是公司及股东出于保壳目的而“临时起意”。股东重工起重、萍乡富海等前期均大额减持,重工起重甚至确定将其股份转让给意向方中顺宜鑫,退出意向明显,而今又要将表决权委托给一个资产不大的“接盘侠”,后续效果存疑。

为此,上交所当晚第一时间对公司发出问询函,要求公司、股东及新实控人就交易目的、合规性、控制权认定等多个问题进行补充披露。

如此自救套路似曾相识,效果则是一地鸡毛。

*ST鹏起在股价连续14日低于面值的情况下发布实际控制人与万方投资签署债务重组协议的公告,称万方投资代实控人张朋起向上市公司偿还7.9亿元,同时二者通过表决权委托成为一致行动人。事实是,该事项迟迟没有下文,万方投资目前已深陷危机,自身难保,抛出的筹资方案更是超过10年的旧账,而目前7.9亿元的款项尚无实际进展,公司股价也跌回了1.19元。

再往前观察退市华业、退市大控等面值退市公司,要约收购、股东增持等花样层出不穷,但最终仍难逃跌破面值退市的归宿。

在此之前,ST锐电及董监高已有意自救,但公司董监高3月21日发布的增持计划金额只有265万元,令市场质疑其诚意不足;往前追溯,公司2018年10月拟5000万元-2亿元回购股份,然而最终仅回购118万元,无疑挫伤了投资者信心,也让投资者失去了对上市公司的耐心和信任。

专家进一步提醒,此类上市公司普遍问题缠身,救赎举措上下忽悠,投资者切莫有投机心理,应远离这类股票。

跌破面值并非偶然

事实上,公司股票跌破面值并不是突发事项,而是早有预兆。

2018年1月1日至今,公司股价长期在面值上下波动。这段时间,平均每10个交易日中有6个交易日公司股票收盘价低于1.2元。其中,2018年10月,公司股价曾两度跌破面值,最长连续5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

此次已经是公司股价第三次跌破面值。虽有投资者认为公司当前情况是大盘波动所造成的,但事实上,自3月16日公司股价首次跌破面值至今,已大幅下跌20.97%,远超同期上证综指的3.99%跌幅、ST概念指数的2.97%跌幅。

可以说,大盘波动在一定程度上对公司股价影响不大,究其根本,还是公司自身存在问题。

根据上交所规定,如果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不包含公司股票停牌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则触及终止上市情形。从目前情况来看,公司触及终止上市条件的可能性较大。

连续8年主业巨亏

高送转埋下退市隐患

综合来看,公司股价近几日“抛物线”式下行,结合公司长期以来的经营状况和二级市场走势,虽令人唏嘘,但也有其必然性。

先看公司的经营状况。

ST锐电主要从事风力发电设备的生产销售及运维服务、风电场建设运营及电力销售业务。风电设备是公司上市时期的主要业务,曾在2009年成为世界第二、中国第一大风电设备企业,可谓风光一时无两。

但上市之后,公司盲目扩张,产品品质不佳,不断爆出问题并因此陷入多起诉讼纠纷,甚至知识产权侵权诉讼。业务规模开始快速萎缩,部分主打机型陆续被市场淘汰,2019年上半年风机销售收入甚至归零。

公司的另一块业务,风电场运营,是2017年以来通过收购进行的业务转型。但风电场项目启动资金要求高、周期长,公司难以形成规模效应,盈利能力较弱。结合2019年业绩预告来看,公司自2012年以来,已经连续8年主营业务巨亏。

内控方面,公司长期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状态,大股东陆续减持,董事长频繁更换,这些都为公司的经营增加了不稳定性。

除经营惨淡之外,曾经喧嚣的高送转也为公司濒临面值退市埋下隐患。

ST锐电上市时约10亿股本,2011年6月,上市不足半年,公司便实施“10送10”利润分配方案,股本总数变为20亿股。

2012年6月,在公司股价持续下跌、营业收入同比腰斩的背景下,公司再次高送转,股本迅速扩张至40亿股。

2014年公司又出现债券兑付危机,前期发行的28亿元公司债券面临持有人回售,资金缺口高达20亿元。为此,公司以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并引入新投资人,股本增长至60.3亿股。

如今来看,高送转、股本扩张等一系列动作,无疑为后期面值退市危机埋下了隐患。近两年,在监管层鼓励现金分红的背景下,上市公司高送转的情况已经大幅减少。正值2019年年报披露期,面值退市也给股份送转行为敲响了警钟。

面值退市常态化

已有7家公司 “离场”

2018年以来,沪深两市已有7家公司因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面值而终止上市,面值退市已成为主要退市渠道。

在专家看来,当前面值退市制度所出清的是一些公司价值没有得到投资者认可的公司。纵观面值退市公司,普遍存在生产经营不善、公司治理混乱等问题,此类公司的出清将有利于维护市场秩序、提振市场信心,这是资本市场发展的必然选择。

只有真正建立起有进有出、进出有序的资本市场机制,才能从整体上提升上市公司质量,让市场实现优胜劣汰,从而更加健康稳定地发展。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